• 上海三日清体12.01-12.03
  • 上海清体减压营12.15-12.17
  • 上海三日清体12.30-01.02

我们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让自己成为幸福的存在

2015-03-31  明日风尚MING

采访大海和公主那天,他们共同创办的“轻生活”排毒清体营正在北京郊外的度假村开课,两人身着素色白衣并肩漫步在北京黄昏的金色阳光下,脚步轻盈,笑容默契,仿佛当年同济校园里那两个海阔天空谈理想的青年,从未走远……
20岁,他们是同济大学同班同学,令人艳羡的学生干部和校园情侣。
30岁,他们在海南联手创业三年,做到涂料行业“老大”,在全国开了多家分公司。
40岁,他们在故乡上海创立“轻生活”品牌,是真正的心灵挚友、生命旅伴。
2014年,二人结婚20周年。
“少年优秀上进,青年事业有成,中年享受生活”,再加上“爱情浪漫、婚姻幸福、家庭和睦”……这样的“20、30、40”,或许是不少人心向往之的“完美生活范本”。然而生活不是概念。这20年间的转折与抉择,这中间“慢下来、静下来、放下来”的过程,这条走向“真实和自在”的路上的坚持和探索,这一切鲜活细微的生命体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一步步走来,都是命运的带领,并非设计和安排。”大海说。
“生活转过许多个弯,在转弯的时候,我们把握住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可以主动地把握生活,这让我感到很轻松。”公主说。
“我们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让自己成为幸福的存在。”他们说。


“特蕾莎”和“副总理”的梦想与现实
上世纪80年代末大学生的青春,是真正的“黄金时代”。那时的大学校园,属于诗歌朗诵、哲学研讨、民谣吟唱、梦想激情。在同济大学材料系,公主和大海是一对“积极向上、朝气蓬勃的理想主义青年”。公主的唯一偶像是特蕾莎修女,而大海呢,公主认为他“应该从政、当个副总理”。竞选学生会主席时,公主的口号是“事在人为”,大海的口号是孙中山先生的“起而行”。1991年毕业分配,大海留校任教,公主被分配到建材局,都是令人羡慕的“高级铁饭碗”,但他们却先后辞职了。
“14岁入团,18岁入党,从小到大,一直在努力做到别人要求的‘好’,别人认为你应该是这样,自己也觉得应该是这样吧。”一家外资企业给了“好青年”大海第一次“离经叛道”的机会。1993年,大海辞了职,成了外资涂料企业的销售员,而且是“全年销售业绩为零”的销售员。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跳槽第二年,这位年轻的“零业绩销售”竟被新加坡老板破格任命为海南分公司总经理,担负起去海南开拓市场、创建公司的重任。
而怀抱“像特蕾莎修女一样,为他人服务、为社会奉献”理想的公主,在“一张报纸、一杯茶坐一天”的机关办公室里,深感“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心底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这不是我要的生活”!1994年,公主辞职追随大海来到海南。结婚、创业、奋斗。“允许一些事情发生,接受变化和挑战,不给自己借口。”
公司从四个人起步。大海是总经理,也是“精神领袖”,他提出了公司的奋斗目标和核心价值观——“成为市场的教育者,创造美、呈现美是我们工作的全部意义”。
公主负责销售,尽管她曾经是“衣服都要妈妈买,因为不会讨价还价”的姑娘,但她凭着“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信心,勇敢地去敲海南人大主任、海南国际机场建设总经理的门。“我们陆续拿下许多大项目,三年后成为行业‘老大’,工程多了,公司大了,厦门、成都、武汉等地的分公司开起来了,但,痛苦也开始了……”
“拿下一个500万的单子,我绝对不会让自己休息一下,而是马上想,下一个单在哪里?继续拼!”公主成了空中飞人,背着巨额现金马不停蹄地出差。连续熬夜加上不规律的饮食和生活习惯,让大学时只有60公斤、曾是运动健将的大海体重暴增,最重竟然达到80公斤。“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这是我要的吗?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心里只有两件事:做!做成!”目标越来越高,压力越来越大,身心透支,焦虑感无法摆脱,两人之间的争吵也随之而来。


追寻健康和追问生命
1999年,公主因为一个项目回到上海。“身心状态都很差:一觉醒来,感觉双脚像冰块一样冷,夏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去挤没有空调的公交车;颈椎和腰椎都出了问题,疲劳疼痛,无力支撑;之前商店营业员都叫我‘小姑娘’,不过几年,竟然被叫作‘阿姨’……好朋友看到我也吃惊地说:‘你在海南赚了多少个亿呀,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不只是身体的亚健康状态,内心的焦灼感已经让公主开始考虑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为什么这么辛苦?为什么这么折腾自己?包括我们两人之间的问题,许多困惑都找不到答案。好在我们一直在深层次的精神上彼此支持,而且都是爱学习的人,于是重新走进课堂,尝试通过学习寻找答案。”
2000年,大海也回到上海。接下来的几年,两人投入了近70万学费到各种学习中,从EMBA到营养学,从管理培训到各种身心灵课程,“打开了视野,看到了人生的更多面向和可能性”。而最关键的转折,以重获健康为契机。
大海的父亲突发心脏病,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在医院ICU病房的所见,让他们反思“事业、成功、荣誉、金钱,到底有多重要?在病痛和死亡面前,人甚至连基本的尊严都难以保有,这是很现实的、不可回避的问题”。
“要自救,要帮助家人!”公主开始学习营养学,下决心把“关于健康、关于生命的问题搞明白”。与此同时,大海也学习了NLP神经语言学高级执行师课程等众多身心灵成长课程,公主侧重营养,大海侧重心理,从学习书本和他人经验,到通过体验和实践寻找新方法,从改善自身健康状况到帮助朋友、亲人,从课堂到讲堂,他们最终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式和道路——轻生活。

最初的灵感来自大海的“减肥”需求。一位马来西亚老师开的蔬果汁排毒课程给大海和公主带来很大启发,“不但感觉身体轻盈了,饮食的口味也变了,情绪和心理状态也有改善”。他们开始结合自己的学习和经验深入研究清体排毒的方法,从自身做起,邀请家人和朋友参与实践和体验,不断总结,逐步完善出一套排毒清体、身心减负的课程体系。“真正让我们逐步学习放下、放松,找到接下来事业方向和生活方式的,正是做‘轻生活’这件事。真的很庆幸这几年选择了一件能给自己带来‘滋养’的事情去做。”
“轻生活”最初起步的2007年,两人注册了公司,在徐家汇租了大办公室,招聘了大量销售人员,准备通过市场拓展的方式快速起步,“你们可以做连锁”“这个项目能上市”“身心灵市场大有可为”,周围的朋友也充满期待。因为有过成功地白手起家、零起步开拓市场的经验,两个人再次踌躇满志。
“如果说有一个教你快速挣100万的课程,可能很多人马上会来听听,而对一个帮助你通过改变健康观念和饮食生活习惯让身心更健康的课程,不少人就会想:这个不着急,等有时间再说。”课程快速推向市场之初,叫好不好座。
“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我们可不可以、敢不敢放下所谓的‘商业模式’,只是专注去做事?你做好了,别人自然会来!”大海和公主反思之后做出决策。
2009年,“轻生活”落地上海青浦的农庄,退掉大办公室,精简员工编制,专注课程,只做客服,几乎不做销售。大海提出的“慢下来、静下来、放下来”,是课程的灵魂,也是经营的宗旨。大海讲心理,公主讲营养,两人亲自带课,他们说:不要把我们当什么“导师”,我们是“导游”。
“想要影响别人、帮助别人,非商业化的方式同样是一种选择,我们选择了自在的表达。如果我们做的事情叫自己不自在,影响那么多人又有什么意义呢?生命到了这个阶段,再也不需要为了金钱和认可,去做勉强自己的事情。”


生活实践家和自在漫步者
在上海青浦农庄、苏州玫瑰园,或北京郊外、云南大理的某个度假村,人们接受大海和公主的邀请,走出快节奏的日常生活和习以为常的旧模式,加入为期三天的身体排毒、心灵减负的“轻生活清体营”。
五种鲜榨蔬果汁作为全天的“特选美食”,配合轻松运动、经络疗法、拉筋舒展、心理疏导、心灵互动等环节,由公主和大海两位导游带领大家“走出头脑、走进身体”,发现和感受“体内神医”的神奇力量,和“慢、静、放”之后身体和心灵的清新与轻松。
其中有一个小小的环节,每个“清友”都拿到一面镜子,在温柔如诉的音乐中,大海老师邀请每个人专注、安静地注视镜中的自己,与他/她对话,体会他/她的感受,然后分享各自的心得。“每天为家庭忙,为工作忙,没有真正关心过自己的需要,我想对镜子里的自己说:对不起……”一次沉默中的“对视”,让人们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短短的三天,为重获健康、重建生命种下一颗信心的种子。
有人减重成功,重新拥有轻盈体态;有人告别药物依赖,通过改善饮食和生活习惯,让“体内神医”发挥作用,摆脱慢性疾病的折磨;有人戒掉烟酒,早睡早起,放弃垃圾食品,爱上运动;还有人重新找回了活力和自信,更完成了事业和生活的转型……曾被亚健康折磨的公主,如今已彻底告别“公主病”,身材保持在大学时代的状态,精力充沛活力满满,不要说药物、保健品,连化妆品护肤品都请下了“历史舞台”。大海也同样,中年大款范儿的形象不见了,长跑运动员的身材和精气神儿又回来了。
“以前总是被‘要成功’‘要成为怎样怎样的人’的念头控制着,为了达到一个目标、某种标准去做事情会很累。现在‘落地’了,感觉自己真实了、自在了,不与别人比较,自然地去呈现自己;‘轻生活’就是一个‘归零站’,让身体清爽,让心情轻松,每一天、每一刻都可以是全新的开始;学会臣服,放下‘为什么不是这样’‘一定要是那样’的自以为是,接受生命的安排。就算有一天,没有人再来参加我们的课程,我也不会认为是一种‘失败’,这只是提醒我,我们的生命又要转化了,该去的去,该来的来。”公主说:“现在的我到了向大自然学习、向生活学习、在生活的琐事学习的阶段。只要愿意耐下心来,生活本身就是最好的老师,而我们真的可以成为生活的主人。”当年从不管家务的“女强人”,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生活实践家”。


“买了房,买了车,拥有了许多东西,但不知不觉中,我们其实‘被这些东西拥有了’。终于得到了它,我要保护它,到最后,被这些东西‘占有’,于是慢不了,静不得,放不下了。大自然中一棵植物的成长、成熟、衰老是自然而然的,生命本身都有自己内在的节奏,不急,不赶,不争,深切地体会、尊重这种内在的节奏就是‘慢’;而‘静’,是让心安静,给自己一个机会,不被别人告诉你的所谓正确的价值观影响,让内心的声音跳出来,倾听它,哪怕是不可理喻的,允许一些事情发生,迈出第一步;‘放’,可以理解为‘放下’,你需要很多‘证明’、很多‘认同’,就会放不下,所谓‘一无所需最自由’,问一下自己,我真的需要那么多东西吗?‘放下’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放得下’,有一个足够的空间去容纳许多不同的东西,有容乃大,可舍可得。现在的我只是一个‘散步的人’,没有特别的目的地要到达,没有特别的事情要完成,或许无所事事其实是在做所有的事——真正去体验自己、和自己在一起。”
不去住多年前早已购置的独栋别墅,搬出了四室两厅的大公寓,大海和公主搬进了远离城区的朱家角古镇旁带小院的一室一厅,种菜、做家务、散步、运动、阅读……“这么多年装修的办公室和住宅总共有10套了,这里是最像家、最有生活气息的地方。”生活更简单了,“越来越发现,人真的不需要那么多东西”,生命更丰富了,因为拥有了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与自己相处,以开放的心去接纳更多的可能性。
“具有品质的婚姻应该是——真实做自己,同时又能给对方爱的陪伴。我们俩当中不论谁做出一个决定,哪怕这会挑战对方的‘底限’,对方都会说:OK,我支持你!同时也会清楚表明自己的观点,让他/她了解自己的心情。两个人彼此启发,积极互动,越来越真实,感觉很自在。今天,在我们生命的维度中,‘自在’这个词非常的重要。”

上海创心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 | 使用条款 | 客户隐私政策
copyright @ 2009-2014 qinglife.com
沪ICP备13001464号-1